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租客:一旦蛋壳爆雷,不但无房可住可能还要背一身债

原标题:“一旦蛋壳爆雷,不但无房可住,可能还要背一身债”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今年2月就曾深陷“资金链断裂”传闻的蛋壳公寓近日再惹风波。

11月16日,有新近离职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蛋壳公寓或将宣布“破产”。当天,蛋壳公寓通过官方微博回应,“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

但上述回应并未抚慰众多租客的恐慌。11月17日,多名受访租客告诉澎湃新闻,因房东没有收到租金,租客面临被赶走的窘境;与此同时,因蛋壳公寓早已通过让租客向微众银行贷款拿到了租金,租客还需要每月偿还“租金贷”,否则会影响个人征信。

不仅是蛋壳公寓,今年以来,已有多家长租公寓相关企业“爆雷”。对此,广州、海口、合肥、成都等城市的地产协会纷纷发布风险提示,提醒租客谨慎选择住房租赁企业。也有不少城市启动住房租赁资金监管新举措,比如要求租金或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存入监管账户。

贷款租房的租客

北京的租客刘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其通过蛋壳公寓租房已有两年,每月租金及服务费4000多元,直到今年10月之前一直正常,双方未产生纠纷。

“上个月初房东找到我,说蛋壳公寓最近几年都很稳定地给他房租,但这次不给他钱了,因此来问我是否向平台方交了房租。”刘女士称,经过沟通,蛋壳公寓向房东转了当月的房租,但到了11月,房东又一次没有拿到钱。房东通过微信“委婉”地告知刘女士,需要将房子收回。

“但我的钱已经交了。”刘女士称,此前她通过微众银行贷了一年租金,钱已到了蛋壳公寓账上,而11月初自己刚还上了最后一个月的贷款。接到房东收房通知后,刘女士向蛋壳公寓申请退还4000多元的押金,但无功而返。“房子不给住,也不给退钱,哪有这样的道理?”刘女士称,自己曾前往蛋壳公寓办公地,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在资金紧张,找谁都没用”,就让等着。

刚从大学毕业的陈锴(化名)遭遇更为曲折。今年8月,他和朋友一起租了蛋壳公寓经营的房子。“平台方管家称可以月付,这让我们很心动。”陈锴告诉澎湃新闻,但在签订合约时,他才得知所谓月付是向“微众银行”贷款,“已经交了押金,不得不签”。

“也就是通过我的信用向微众银行贷了半年的房租,总共两万多元,提前支付给了蛋壳公寓。所谓的房租月付,只是每月偿还租金贷。”陈锴称,此前对方并未向其说明月付实为“租金贷”。

成都的唐女士也有类似遭遇。今年10月,她曾打算租住蛋壳公寓的房子。“对方宣传说押一付一,月付即可,且首月还有五折。”唐女士称,签订合约时,对方给了她一堆文件,要求签字。“我多留了个心眼,发现里面有一份文件,提到需要通过微众银行贷一年房租,租客每月再还贷。”唐女士当即拒绝签字,不愿再租。“对方称这不影响个人征信,但我觉得麻烦。”唐女士称,其付了押金,对方不愿意退,双方扯皮至今,“这几天看到蛋壳公寓的新闻,庆幸自己没有妥协签字。”

陈锴说,他彼时并没有注意到网上关于蛋壳公寓的负面信息,直到11月初,住处出现“断网”情况后,自己联系管家处理,对方却不接电话不回消息。“我加了租客维权群,才知道大家的遭遇都类似,还有人不少人因房东没有收到房租,随时都有可能被‘赶走’。”陈锴说,自己最为担心的是,没有房子住后,却仍然需要偿还贷款,否则会影响个人征信。“我这只有半年的贷款,(维权)群里有人更惨,得还一年。”

澎湃新闻注意到,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中近期也有不少关于蛋壳公寓的投诉。其中一名网友称,自己于10月1日完成退款申请, “按照蛋壳公寓的解释,退租资金应在14个工作日内到账,但过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退款”。另一名网友则称,考虑到家庭压力较大,自己接受了蛋壳公寓管家提供的分期付款方案,“通过微众银行贷了1年的房租22320元提前支付给了蛋壳公寓”。该网友担心,蛋壳公寓一旦出事,自己不但无房可住,还会身负一笔债务。

也有自称房东的武汉网友投诉称,家中将一套房委托给蛋壳公寓出租,合同期于2021年到期,每个月蛋壳公寓需在规定日期向固定银行账户中打入房租等费用。“除年初疫情期间,今年10月又未支付房租,经相关部门处理后,11月再次违约。”该网友对此忧心不已。

蛋壳公寓回应:没有跑路

今年2月,蛋壳公寓以疫情为由,单方要求增加一个月免租期,这导致不少房东维权,甚至出现“房东未收到租金后赶走租客”的极端情况。当时就有传闻称,蛋壳公寓“资金链断裂”。2月17日,蛋壳公寓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此回应,称这是不实信息,公司经营状态稳定。对于“欠租”问题,将会在与房东协商完免租事宜后,尽快安排打款。

同时,蛋壳公寓在《致广大房东的真心话》中称,公司确实遇到了困难,为全国租客免租1个月,武汉租客免租2个月的同时,“仍正常支付房东租金,可能难以长久支撑下去。”

据深圳特区报6月初报道,深圳市消委会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3月至6月,接到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219宗。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一旦查实,严格处理。

而最近两个月,蛋壳公寓经营问题再次出现,不少租客担心该公司面临“倒闭”。“倘若自己退租,将会赔一个月的房租和押金,贷款也会接着还;而若不退,蛋壳公寓出现问题后不向房东支付房租,房东也会收房,自己仍会‘留宿街头’。”一名租客向澎湃新闻讲到自己的担忧。

11月16日,针对“破产”传闻,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发布回应称,“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该公司公关部也对媒体表示,目前公司一切正常,“跑路”“破产”都是失实信息。公司目前的确遇到资金困难的情况,正在积极进行处理,长租公寓是一个新兴行业,也希望社会各方给予支持和理解。

当天,与蛋壳公寓合作“租金贷”业务的微众银行发布公告称,建议客户在已付期间继续居住,保障合法权益。如果客户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如强制清退、断水、断电等情况),建议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正当权益。如客户已被迫搬离,可登录“微众银行租住消费贷款”公众号登记,该行将做出适当安排,尽量保护客户权益,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征信将不受影响。

“我当然希望蛋壳公寓能够挺住,所有人的权益都能够得到保障。”陈锴告诉澎湃新闻,但现状难让租客对平台方保持信心。“微众银行仍没有给租客一个准确的说辞。公告中只说在一定期限内不影响征信情况,但假如房子没了,贷款最终如何处理,还要还吗?”陈锴依旧疑惑。

澎湃新闻注意到,目前蛋壳公寓app上新签约房源已不能使用“租金贷”业务。一年期租约租客只能季付或者半年付,两年期租客只能一次性全款付清。

长租公寓现“爆雷潮”

长租公寓从无到有已经历了10多年的发展,但直至2014年底政策和资本双轮驱动,这一行业才真正站到风口之上。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首次突破100家,发展至今,全国已有900余家。其中65%为有限责任公司,32%为个体工商户。

机遇与风险并存。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以工商登记为准,全国已经注销或吊销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约有170家,占相关企业总量的15%。全国约有22%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存在过经营异常,近5%的相关企业曾受到过行政处罚或有过严重违法行为。

处于风波中的蛋壳公寓不是孤例,今年以来,已有不少长租公寓公司出现问题,甚至“跑路”。

在这些“爆雷”事件中,租客在通过“租金贷”交付半年或一年租金的情况下,不仅背负债务,还要面临被房东赶走的风险。而房东也往往面临数月租金被“卷走”的惨淡局面。

11月18日,律师周铭告诉澎湃新闻,“租金贷”即租客与长租公寓企业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金融机构替租客向长租公寓企业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分期向金融机构偿还租房贷款。

“作为中间方,长租公寓公司从房东处收集房源向租客出租,并要求承租人通过租赁贷方式支付承租费,利用上述承租费形成的资金池,错期支付给房东。公司借此形成财务杠杆,用以规模扩张、吸纳新房源。”周铭认为,其中存在的风险是“企业对租赁资金的管理和支付问题”,倘若企业挪用租金或卷款跑路,房东和租客均会遭受损失。

对于长租公寓“爆雷潮”,监管部门颇为重视。今年9月,住建部公布了《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房东)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客)租金,或是收取租客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东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应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显然,监管层对于长租公寓“高进低出”和“长收短付”的做法持否定态度,未来此类行为或将受到抑制,也能减少长租公寓暴雷的风险。对此,周铭建议,对于该新产生的集合租赁模式,如形成资金池,应由相关金融监管部门进行监管,比如相应资金由银行托管或监管;同时,资本方(中间方)不应同时经营租赁贷业务。

多地出台监管措施

目前,对于问题频现的长租公寓,包括重庆、成都、西安、杭州在内的多个城市已出台相关措施予以监管。

比如重庆11月13日发布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应在主城中心城区范围内的商业银行开立唯一的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账户不得支取现金,不得归集其他性质的资金;承租人支付租金周期超过三个月的,住房租赁企业收到的租金和以房屋租赁贷款方式获得的资金均应监管。

成都今年9月也下发通知,要求通过受托经营、转租方式从事住房租赁经营的住房租赁企业,开立全市唯一的住房租赁资金监管账户,并与承办银行签订资金监管协议。承租人支付租金周期超过三个月的,企业应将收取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存入监管账户,其中“租金贷”获得的资金需企业和承租人与贷款发放金融机构协商一致,将贷款方式取得的租金划拨到监管账户。

而杭州则明确,8月31日起住房租赁企业向房屋委托出租人支付的租金以及向房屋承租人收缴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等均应缴入租赁资金专用存款账户管理。9月30日前,“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对2020年新增委托房源,应将对应房源的风险防控金缴交到位;对存量委托房源,应缴交风险防控金30%。

澎湃新闻注意到,据《贵阳日报》10月底报道,贵阳市住建局拟近期下发通知,规定新产生的租金和押金,今后不再经过中介公司流通,而是由租客交给银行核实拨付给房东,以保护租金和押金的安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welcome皇冠手机版下载 » 租客:一旦蛋壳爆雷,不但无房可住可能还要背一身债